人民音樂家——呂遠

發表時間:2013/11/22  來源:本站  查看次數:18791 責任編輯:管理員

  人物檔案

  呂遠,著名詞曲作家,1929年生于遼寧丹東。1946年參加解放區宣傳隊演出活動,開始業余創作。1948年起在遼東省從事林業及礦業工人文藝工作,1950年冬,到長春東北大學(后改東北師大)深造。1954年調中央建政文工團任專業創作員,后任藝委會主席。1963年至2000年,在海政歌舞團任藝術指導。系中國文聯全國委員、中國音樂家協會會員、中國石油文聯顧問、北京國際人才交流協會常務理事、八達嶺長城文化交流協會理事長、中國首都醫科大學名譽教授等。在他60多年的專業創作生涯中,創作了1000多首歌曲、100多部歌劇、舞臺劇和影視片音樂,其中膾炙人口的歌曲有《八月十五月兒圓》、《有一個美麗的傳說》、《愿做蝴蝶比翼飛》、《泉水叮咚響》、《我們的生活充滿陽光》、《牡丹之歌》、《我們的事業比蜜甜》等,另有《長征》、《克拉瑪依之歌》、《走上這高高的興安嶺》、《親人送別金沙灘》、《西沙我可愛的家鄉》等,如今,這些經典老歌,仍在中華大地上傳唱。

  基本資料
  呂遠,中國著名作曲家,原名呂元鳳。原籍山東海陽。1929年生于遼寧丹東。1946年參加解放區宣傳隊演出活動,開始業余創作。1948年起在遼東省從事林業及礦業工人文藝工作。1950年冬,到長春東北大學(后改東北師大)深造。1954年調中央建政文工團任專業創作員,后任藝委會主席。1963年在海政歌舞團任藝術指導至2000年。曾任中國文聯全國委員,中國音樂家協會創作委員會、外事委員會顧問,中國石油文聯顧問,北京國際人才交流協會常務理事,八達嶺長城文化交流協會理事長,中國首都醫科大學名譽教授,東北師大、海軍政治學院兼職教授等。50多年的專業創作生涯中,呂遠為祖國和人民奉獻出1000多首歌曲,約100部歌劇、舞臺劇和影視片音樂。

  個人簡介
  呂遠(1929年9月~)祖籍山東,生于遼寧丹東。幼時在故鄉山東度過,救亡歌曲、膠東民歌和地方戲曲給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自學過吉他、小提琴等樂器。建國后曾在東北師范大學音樂系學習,畢業后,先后在中國建筑文工團和海軍政治部文工團任作曲。在半個多世紀的音樂生涯中創作了1000多首歌曲,大約100部歌劇、舞劇和影視片音樂。寫有《克拉瑪依之歌》、《走上這高高的興安嶺》、《俺的海島好》、《八月十五月兒明》、《泉水叮冬響》、《我們的生活充滿陽光》(與作曲家唐訶合作)、《思親曲》等受到普遍歡迎的抒情歌曲和歌劇《壯麗的婚禮》、《大青山凱歌》等。他是一位著名的歌曲家兼詞人。他的歌曲詞曲結合得尤為貼切,這得益于他自己既寫詞又譜曲的造化。呂遠對民間比較熟悉,從東北到西北,從民歌到曲藝,廣泛地汲取和匯融,使之成為他的歌曲創作的源泉。他的旋律有動人的抒情性,富于民族風格和地方特色。1980年出版了<呂遠歌曲集>。此外,還寫了許多歌詞和音樂評論文章。還翻譯了很多日本歌曲的歌詞。

  

  個人職務
  呂遠曾任中國音協常務理事,全國文聯委員等,中日友好協會、中國對外文化交流協會理事,國際傳統文化交流協會顧問及一些大學的名譽教授。

 

  代表作品
  歌曲有《八月十五月兒圓》(郭蘭英演唱),《有一個美麗的傳說》(閻維文演唱),《愿做蝴蝶比翼飛》(關牧村演唱),《泉水叮咚響》(卡小貞演唱),《我們的生活充滿陽光》(于淑珍演唱),《牡丹之歌》(蔣大為演唱),《我們的事業比蜜甜》(關貴敏演唱)等,另有《長征》、《克拉瑪依之歌》、《走上這高高的興安嶺》、《親人送別金沙灘》、《西沙我可愛的家鄉》、《我們的生活充滿陽光》(與唐訶合作),《一個美麗的傳說》(電視劇<木魚石的傳說>)等歌曲,這些歷經磨礫的老歌,至今仍在中華大地上傳唱。

 

  主要獲獎音樂作品

  歌劇<壯麗的婚禮>獲建國30周年創作一等獎。歌劇《歌仙———小野小町》獲日本和平與友誼金獎。歌曲<我們的生活充滿陽光>獲政府獎并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選為教材。歌曲《牡丹之歌》獲唱片社獎。歌曲<泉水叮咚響>獲解放軍獎。歌曲<水兵的祝福>獲雷箭杯金獎。歌曲《八月十五月兒圓》獲文化部獎。歌曲《克拉瑪依之歌》獲中央電臺建臺40周年廣播金曲獎。歌曲<走上這高高的興安嶺>獲中央電臺建臺40周年廣播金曲獎。歌曲<有一個美麗的傳說>獲新時期十年金曲獎等。

  情系家鄉

  2011年4月12日上午,在北京北辰洲際酒店舉行的第三屆亞洲沙灘運動會社會捐贈活動啟動儀式上,海陽籍著名老藝術家呂遠將軍將自己精心創作的手稿捐贈給第三屆亞沙會組委會,以此表達他對家鄉舉辦亞沙會的真誠祝愿。

  呂遠是我國著名的老一代藝術家,在半個多世紀的崢嶸歲月中,他為祖國和人民奉獻了1000多首歌曲及100余部歌劇、舞劇和影視片音樂。他創作的《牡丹之歌》、《有一個美麗的傳說》、《我們的生活充滿陽光》、《泉水叮咚響》等膾灸人口的歌曲唱遍了大江南北。

  作為從海陽走出來的著名作曲家,呂遠老先生一直關心家鄉的發展。當得知海陽代表中國成功申辦了第三屆亞洲沙灘運動會之后,他十分激動,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一直找機會為故鄉盡一份力量,他的這一心愿得到前外交部長李肇星的支持。經過緊張的創作,由呂遠作曲、李肇星作詞的第三屆亞洲沙灘運動會志愿者之歌《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在海陽亞沙會申辦成功一周年之前問世。

  2010年10月15日,第16屆亞洲運動會火炬在呂遠的故鄉海陽市傳遞。已是八十多歲高齡的呂遠得知自己被邀請為海陽站火炬手時,他不遠千里專程趕回家鄉,積極參與亞沙會的火炬傳遞活動。此前,他還應邀參與過亞沙會吉祥物、會歌(第一批)征集活動。

  據悉,此次呂遠老先生向組委會贈送的作品,將永久性地陳列在海陽亞沙會展覽館中,以此作為海陽游子對家鄉深情祝福的永恒見證。

 

  個人評價
  
  “人民音樂家”是賀敬之老先生對呂遠的稱贊。在改革開放的20多年中,曾創作過《泉水叮咚響》、《我們的生活充滿陽光》、《牡丹之歌》等多首快炙人口歌曲的呂遠卻始終未踏入商業的金錢圈。相比許多歌手高唱自己的作品走紅全國,呂遠更關注的是社會效益性歌曲。在他心中,中華民族音樂素質的整體提高才是自己追求的目標。從1946年開始進行音樂創作,呂遠已走過50多個年頭的音樂路。在回首往昔與展望未來之間,這位頭發已花白的長者選擇了后者。

 

 

  個人文章
  
    我是怎樣走上音樂道路的
  常有同學們問我怎樣走上音樂道路和怎樣成為作曲家的,我總覺得很難回答,不是因為情節復雜說不清楚,而是因為沒有可說的情節。我能告訴孩子們的只有兩個字:志和勤。人們從事什么職業,往往是很偶然的。大約是在我小學二年級的時候,一位我父親的朋友送給我們弟兄每人一支口琴。我就是從口琴那些簧片的音階里愛上了音樂,終于走上了音樂的道路,就像所有的人都是由于某種偶然的契機走上了某條道路一樣,是一種普遍的、共同的偶然現象,不足為訓,也無須探究。值得探究的不是怎樣走上音樂之路、而是在音樂之路上怎樣走的問題。前面說過,我從口琴的,走進了音樂世界,隨后又學習了小提琴和作曲。那時候學的作品都是西洋的,很迷醉,因而也很崇拜,自然也就孜孜不倦地鉆研追求。越崇拜越追求,越追求越迷醉,常常拉琴拉到晨昏顛倒的程度。用現在的話來說是"夠投入"的了。由于不斷地追求更高級別的音樂滿足,一些志趣相同的音樂愛好者不斷地互相促進。偶有所獲,喜不自禁。自己也模仿著寫些自我陶醉的樂曲或歌曲,在自己的音樂天國里如癡如醉,有時弄得別人覺得自己有點精神不正常。從少年到青年,我生活在敵偽統治和中國內戰時期,有過許多煩惱、痛苦和迷惘,也常常在音樂中尋求慰藉或得到抒發。更深夜靜時堵上窗戶、塞住弦板、長歌代哭式地拉兩小時琴,可以使自己達到神游太虛而不食人間煙火的境界。這就是我學音樂的早期階段的情形。主要特征是從愛好到鉆研,最后立志要做音樂家。當時實際上并沒有明確的功利目的,如果說有,那就是自我滿足。音樂是為我而存在的,我只為我的需要、我的愛好、我的滿足而學音樂和從事音樂。50年后回頭看這一時期,我才知道那是一個必然的歷史過程,其中有值得肯定的一面,那就是音樂志向和鉆研精神,也有不足的一面,那就是我缺少音樂藝術的社會性意識,不懂音樂美的民族意義和大眾意義,而只是把它當成了自娛的工具。這階段里,我在音樂道路上自顧自地跑了一陣,盲目地爬上了一段草叢中的小坡。而當我氣喘吁吁地舉目四望,這才發現中國大地上車轔轔馬蕭蕭,音樂的天地另有一番景象。我從"小我"的音樂天地里走出來,是在參加革命工作之后的歲月里慢慢實現的。1945年冬天,八路軍到了臨江縣,接收了我們學校,但我并不喜歡他們帶去的音樂,覺得太土太野。盡管也參加那些歌詠活動和文藝演出,但總覺得那不是真正的藝術,不美。

  于是就出現了白天伴奏<兄妹開荒>、夜里跑到沒人的地方拉西洋樂曲來平衡感情的事情。這種情形持續了相當一段時間,最后終于在革命運動中慢慢認識到音樂藝術的社會意義、體味到民族音樂、大眾音樂的感情美和形式美。直到這時我才知道我的音樂不是為我而存在的,而是為我的表演對象存在的。問題是必須使自己與對象的審美趣味、藝術目的統一起來。這實際上是把小我的"志"改變成大我的"志"的問題。這是一個復雜的思想歷程。50年來我一直在樹立著、修正著、鞏固著這個為人民、為民族、為大眾的音樂事業而盡力的"志"。這里需要對文化遺產的學習、對民族音樂的熱愛和對社會文化發展的責任心。這是一個直到老死都不能停息的、自我完善的過程。"志"必須有勤奮努力才能支撐得住。無志不成事,但是無勤不成志。我不大相信人們的天資有多大差異,倒是篤信后天努力是決定性因素的理論。小時候看到別人流利的演奏技術而羨慕不已,總覺得人家是生來就不一樣的。但自己發奮練習之后,竟然也可以做到,就十分有了信心。天才不可求,但勤奮誰都可以有。我常常覺得自己笨拙,不像有些人能一揮而就。那就笨鳥先飛,多揮十次就是了。人家逛街時我做習題,人家睡覺我讀書,人家慢慢品茶,我喝杯涼水就走,人家走,我跑,總能找出許多時間來進行比別人多幾倍的勞動。事實上人腦的勞動能力我們還遠遠沒有充分開發,只要對大腦各區域的使用調劑得當,能量還可以發揮得更多。很多年前我有過多次體會,政治運動中沒完沒了地白天作檢查、受批判,夜里寫檢查、挖思想,有時連續幾晝夜,弄得昏昏沉沉力不能支,但一拿出偷偷創作的東西,馬上就來了精神,又能寫兩小時。我的鄰居都知道,我的窗子總有燈光。有些同志知道我多年來睡眠時間很少。這都是我笨鳥先飛的生活方式。自己深知無才,惟勤奮而已,所以我煙酒茶一概戒除,換區(腦神經)當做休息,跑路當做鍛煉。我相信只有勤奮勞動才能彌補人們的天資差異,只有勤奮勞動才能加速社會進程,才能改善我們物質和精神都貧乏的境況。而勤奮不需要尋找和乞求,是每一個人都擁有的權利。我常常想,強調別人是天才,也許是自己懶惰的借口。人一能之己十之,人十能之己百之,有志有勤,鮮有事不成者。戰爭期間馬可同志為了學音樂理論,借書抄下成千上萬頁,為了學作曲把歐洲交響樂,節翻譯成簡譜來分析(那時他不熟悉五線譜),他不是也寫出了《陜北組曲》、《自毛女》、《小二黑結婚》等好作品嗎?他比別人多的勞動時間就是從勤奮中獲得的。我們都有系統教育的基礎,只要勤奮就會有更多的成就。不患己不如人聰明,惟患己不如人勤奮而已。每當我感到精疲力竭極想上床的時候我就想起這些己律,每當我不想起床或稍懶片刻時我也會想起這些話語。一想起勤奮的重要意義,我就要霍地站起來去做應該做的事,從而也就會獲得由勤奮而導致的高密度時間、高品位的勞動、高平衡的心理、乃至高質量的睡眠。同學們未來不妨試試看。

  這就是我50年音樂生活的依據:志和勤。我少年時如果一開始沒走彎路,而是有指導地建立起科學的音樂事業之志,如果我后來能更有效地勤奮,我相信會做出很多成績,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總感到過去的工作有很多遺憾。但愿和年輕人共勉。

 

  呂遠訪談錄

  說起呂遠老師創作的歌曲,像《克拉瑪依之歌》、《走上這高高的興安嶺》、《泉水叮咚響》、《我們的生活充滿陽光》等等,可以說是伴隨了幾代人的成長,甚至一說起這些歌名,優美的旋律立刻就會在大家的耳邊響起。今年3月,遼寧丹東電視臺新聞中心開創了一檔新欄目《東西南北丹東人》,欄目組專程趕到北京,采訪了零家鄉人驕傲的著名作曲呂遠。

  記者:您好!《克拉瑪依之歌》是您的成名曲。在1959年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播放出這首歌曲的時候,迅速紅遍了祖國大江南北,也因此吸引了很多開拓者來到新疆。這首名曲的誕生與作曲家的親身體會有關系嗎?

  呂遠:在1956年時候,我在報紙上看到一條消息,知道在新疆有一個叫克拉瑪依的地方打出石油來了。那是在新中國剛成立的時候。當時,國際地質學界認為中國是沒有油的。

  這一振奮人心的消息,使全國人民感到興奮,所以,我決定要創作一首歌曲,名字就叫《克拉瑪依之歌》。盡管這是一個好題材,但由于沒有第一手材料和切身感受,如果匆匆忙忙開始創作是不可能出好作品的。因此,也就把這件事放下了,但是,這件事始終記住我的心里。若干年后,由于工作原因,我去克拉瑪依,這時候我才知道,“克拉”是維吾爾族語言,是“黑色”,“瑪依”是“油”,是黑色的油。可是,那里就是一個戈壁灘,非常荒涼的,寫不出內容來,歌詞寫一個不行,再寫一個還不行。后來到了1957年,我又想了許多辦法,終于找了一些相關資料……《克拉瑪依之歌》終于誕生了,并就唱響了祖國各地。

  記者:在您的創作生涯中,感覺什么最重要?

  呂遠:當然是勤奮。很多年前我就有過多次體會,在政治運動中沒完沒了地白天作檢查、受批判,夜里寫檢查、挖思想,有時連續幾晝夜,弄得昏昏沉沉的力不能支,但一拿出偷偷創作的東西,馬上就來了精神,又能寫兩小時。我的鄰居們都知道,我的窗子總有燈光。有些同志知道我多年來睡眠時間很少。這都是我笨鳥先飛的生活方式。自己深知無才,惟勤奮而已,所以我煙酒茶一概戒除,換區(腦神經)當做休息,跑路當做鍛煉。當人家逛街的時候,我做習題,人家睡覺休息時我讀書,人家慢慢品茶的時候,我喝杯涼水就走,人家慢走,我快跑,這樣總是能夠找出許多時間來進行比別人多幾倍的勞動吧。我相信只有勤奮勞動才能彌補人們的天資差異,只有勤奮勞動才能加速社會進程,才能改善我們物質和精神都貧乏的境況。而勤奮不需要尋找和乞求,是每一個人都擁有的權利。我常常想,強調別人是天才,也許是自己懶惰的借口。

  記者:呂遠老師,那么您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接觸音樂的呢?

  呂遠:應該是從童年的時候就開始了,但是正式有一個樂器,應該是小學的時候,也就是我父親的朋友送給我們弟兄三個人,一個人一把口琴,那個口琴叫石人望,那是很有名的,記得那個在當時有這么一把輔音口琴是很高級的禮物,就從那時候開始喜歡上音樂的。在那之前呢,就是自己喜歡什么就是什么,音樂只是為自己而存在的。但工作以后就不一樣了,特別是參加革命,下鄉啊,那時候主要是在農村,你給群眾演出的時候,你喜歡的音樂,因為我最早學口琴以后,學小提琴,那些都是西洋音樂,那些東西拿到農村去,他們當然不認啦,從這個時候起,我就開始意識到,音樂不是為自己的,是為我的對象服務的。”

  記者:在您半個多世紀的音樂生涯中,怎樣看待音樂與社會、音樂與生活的?

  呂遠:在我年輕的時候,我慢慢認識到音樂藝術的社會意義、體味到民族音樂、大眾音樂的感情美和形式美。直到現在我才知道我的音樂不是為我而存在的,而是為我的表演對象存在的。問題是必須使自己與對象的審美趣味、藝術目的統一起來。這實際上是把小我的"志"改變成大我的"志"的問題。這是一個復雜的思想歷程。60年來我一直在樹立著、修正著、鞏固著這個為人民、為民族、為大眾的音樂事業而盡力的"志"。這里需要對文化遺產的學習、對民族音樂的熱愛和對社會文化發展的責任心。這是一個直到老死都不能停息的、自我完善的過程。"志"必須有勤奮努力才能支撐得住。無志不成事,但是無勤不成志。我不大相信人們的天資有多大差異,倒是篤信后天努力是決定性因素的理論。小時候看到別人流利的演奏技術而羨慕不已,總覺得人家是生來就不一樣的。但自己發奮練習之后,竟然也可以做到,就十分有了信心。天才不可求,但勤奮誰都可以有。

  一個民族如果沒有很美的音樂作為它的生活內容之一,這個民族不能稱為是幸福的民族,那么如果讓這個民族能夠享受到非常滿意的,這種音樂的美,這個不是與生俱來的能力,審美不是先天條件里面的東西,不是任何一個人都能夠聽懂交響樂,不是所有人都欣賞京劇,但是有人可能說我不喜歡京劇,是,你不喜歡京劇,因為什么呢,因為你沒有感受到京劇里的美,你為什么沒有感受到它的美呢,因為你沒有具有欣賞它美的那些審美條件,而這個審美條件,不是你生下來就有的,是要通過教育賦予你的,而賦予你的這項工作,就是社會和政府的工作,也就是說我們的音樂教育,從幼兒園開始,一直到大學,一直到畢業以后的成人教育,都要貫穿一個系統音樂教育工程。

  記者:老師,現在您已經離開工作崗位多年了,但是怎樣保持創作欲望的呢?

  呂遠:盡管我是從工作崗位上退下來,可是我的精力和身體還是很好的,不斷的創作已經形成了我的一種習慣,年輕的時候到現在始終這樣,好聽的詞,叫社會責任感,不好聽的就是,已經成習慣了嗎,我覺得閑著也是閑著,只要有人找到需要自己能做點工作,就是覺得自己能夠做好,這個事情就應該或者說是值得做的,那就去做唄。這也是一個人自己的愛好與性格有關。事實上,我覺得,我們人類大腦的勞動能力,我們現在還是遠遠沒有充分開發,只要對大腦各區域的使用調劑得當,能量還可以發揮得更多。

  記者:您最近回過家鄉嗎?

  呂遠:七八年以前,我回到丹東開過一次音樂會,那是在丹東的虎山長城,當時丹東市領導同志希望我能夠做這個工作,宣傳、宣傳明代長城,我當時就請來了一些歌唱家來到丹東,那個時候還給丹東寫了幾個東西,是寫虎山長城的,前來演出的有許多著名的歌唱家,其中就有二炮文工團的青年歌唱家于麗娜,她演唱的就是虎山長城。如果在以后的日子里,盡管我的年齡一點大,但是,要有可能和計劃的話,還是要想辦法找歌唱家去唱一唱丹東,唱一唱丹東新的面貌。

  記者:謝謝呂遠老師!也歡迎您回到家鄉。

  呂遠老師60年來如一日,勤奮認真地為人民的文化生活而奔波,在山野、廠礦、軍營、學校都留下了他的足跡和汗水,他盡一切努力將人民群眾的心聲用音樂表達出來。他說,不是作曲家培養了歌唱家,而是人民大眾培養了歌唱家,培養了作曲家。相比許多歌手高唱自己的作品走紅全國,呂遠更關注的是社會效益性歌曲。在他心中,中華民族音樂素質的整體提高才是自己追求的目標。在回首往昔與展望未來之間,這位頭發已花白的長者選擇了后者。我們衷心祝愿他藝術之樹長青!

返回列表頁

 

視頻新聞 更多..
· 丹東新聞20190813
· 丹東新聞20190812
· 丹東新聞20190811
· 丹東新聞20190808
· 丹東新聞20190807
· 丹東新聞20190805
· 丹東新聞20190802
· 丹東新聞20190801
丹東新聞 更多..
· 201900812丹東新聞(..
· 201900809丹東新聞(..
· 201900808丹東新聞(..
· 201900807丹東新聞(..
· 201900805丹東新聞(..
· 201900731丹東新聞(..
· 201900730丹東新聞(..
· 201900726丹東新聞(..
行風政風熱線 更多..
· 遼寧:優化財產繼承公證程序及..
· 關注丹東的碧水藍天,生態環境..
· 困難救助、養老等福利事業、婚..
· 遼寧:明年起全面統一城鄉居民..
· 8月份上線單位早知道
· 交警支隊上期回音
· 中國移動丹東分公司上期回音
· 自來水公司上期回音
  友情鏈接:
   
主辦單位:丹東廣播電視臺  制作維護:丹東廣播電視臺網絡部  地址:振興區山上街111號  電話:(0415)2193959  E-mail address:[email protected]  郵編:118000
友情鏈接:中國文明網·丹東站 丹東志愿服務網 丹東視達傳媒 丹東政府網 丹東新聞網 吉林根網 丹東房產網 魅力丹東網 丹東裝飾公司
廣告服務  招聘信息  服務條款  法律顧問  聯系我們  網站導航
Copyright 2012 ddrtv.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杜絕虛假報道 歡迎社會監督
20选5奖池